命运溯流 第二卷 化清之缘 第二章 化清(起点首发)

  易道然这一喊,周围像是静止了一样,过了许久并无动静,他心中诧异,直到那床沿边上的夏朵儿掩嘴偷笑了两声,方才意识到了不对。

  那个白衣年轻人已是几步快走上前,面带尴尬,难掩难喻,无奈之下,他只能先急忙扶起易道然,“小兄弟,快快起来,你拜错人了。”

  易道然心中不解,只见那白衣青年狠狠地瞪了一眼易道然身旁那夏朵儿,哪里还有刚才沉稳架势,倒是多了几分青春活力,“池师妹!是不是又是你捣的鬼!”

  那夏朵儿方才还偷笑的开心,听了这话后眉头一蹙,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说没有做,凭啥冤枉自己呀!

  登时就不乐意了,“我没有!难道是大师兄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吗!”小姑娘天性使然,双眼挂泪,小脸涨红,又是委屈又是气愤。

  易道然发觉了其中蹊跷,默默地收了姿势,躺回床上,闭上眼睛,只当什么都没发生过,耳边拌嘴声不断,气氛也是轻松愈多。

  于是不再去看,只觉得困意袭来,双眼沉重,迷迷糊糊中只听到大师兄名叫陆弘一,别的什么也不记得了。

  十二日后,这段时间来易道然一直都睡在房间里休养,心中郁结淡去不少,已是开朗了一些,不再像刚来那天一样不愿多说。

  只是伤还未愈,一日三餐都不得不得劳烦夏朵儿送来,相处快半个月了,两个人关系倒也是不错。

  “原来你姓池?”看着那道熟悉倩影走来,易道然突然想起了那天大师兄来看望他的时候,曾是有那么一句的。

  那夏朵儿又是坐到了床沿边上,“是啊,我爹姓池,我娘姓夏,本想取个三字儿的名字,我娘心里头不乐意,也觉得这名字儿不太好听,于是爹娘给我去了名叫夏朵儿,姓池。四字儿的。嘻嘻,少见吧。”

  易道然心中茅塞顿开,便也不多问,他目前伤口未愈,什么也坐不了,听池夏朵儿来讲化清的那些事儿也是挺有趣儿的。

  这不,从那能言善谈的夏朵儿嘴里,易道然又听到了许多从未听闻的事物,可是大开了眼界了。

  “你说春天?应该还没到呢,在门内待得久了,什么季节都快记不住了…化清门内四季如春,这是众多前辈仙人耗了巨力摆了一个巨大的法阵,不仅能让四季温暖,而且能多汇聚一点灵气,对我们修道弟子帮助可大了。”

  “泳月峰的那个触灵崖啊,台高五尺,全是用碧绿翠玉做成的,台中还镶了几个黑曜玉石,光彩照人,那台建在悬崖边缘,对面就是那蓝汪汪的大海,风吹碧海卷了涟漪波痕,可好看啦!”

  “而且那儿是一个修炼妙地,听说修为到了一定地步的泳月峰女弟子—其实泳月峰本来就全是女弟子—都是可以在那边悟道的,她们是把这叫做悟灵的,好像和平时悟道不太一样,是感悟周围自然气息的,我是觉得差的不多。”

  “你知道吗,听说悟灵有成的女弟子,额头上会出现一个印痕,我去那边山上玩,见的最多的就是灰色了,就像沙子粘到额头上一样,一点也不好看,不过听我娘说,有了印痕,就会变得与众不同,我可是没看出来哪里不一样。”

  “我的家乡那也有个风信子花海,年年岁岁春春秋秋花开不枯,从远处望去就像是深蓝色大海在翻滚一样。”

  易道然心情也是好了一些,回想起往事,眼中迷恋,嘴角痴笑,脸上微波荡起。“我念书前总是去那边玩耍,在花田边上很凉快,总是有凉凉爽爽又大小适宜的风吹来,正舒服。”

  “从来不枯萎的花?还是花海?以后带我去看好不好?”

  世界女孩终究是爱美的,那寓意美丽的花,天下无一女子不喜欢的,就像是是绚丽衣物对女孩的吸引力一般,更何况是从未枯萎的奇花。即便是修道世界里长大的女子,依旧是如此。

  易道然躺在被窝里,一手斜卧在被子上,细细感受着脸上阳光抚摸,嘴角自然咧开,轻轻地点了点头,“我会的,一定会的。”他闭上眼,想起了那只九首的凶恶鸟兽,我一定会回来的!

  夏朵儿伸出纤纤玉手,勾住易道然那只小手指,摇了三摇,“那就这么说定啦。”莞尔一笑。

  “我们化清呢,除了这触灵崖外,还有许多好玩的地方呢,那沧镜峰上就有一块好大好大的玉石壁呢,比这屋子都大,常年雾气环绕,可漂亮了,不过那沧镜峰的历代大长老都小气得很,不允许我们随便去看,更别说碰了,那现任大长老整天板着个脸,一副凶巴巴的样子,被抓到可有的受了。”

  她嘟了嘟嘴,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太开心的事情,转而阴霾消散,张开粉色红唇,满嘴的皓齿整整齐齐排列出一个笑容来:“不过啊,那玉璧摸上去冰冰凉凉的,润滑无比,夏天时候舒服极了!”

  易道然听她这前后所讲,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不是说了不能碰不能动吗?这倒是让她自己给全揩了一遍,感情这准师姐是到处捅马蜂窝啊!

  夏朵儿这么多年身边尽是师兄师姐,而且年龄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又因为师兄师姐们整日忙着修炼,也没什么人可以聊天,最多也就和父母说两句。

  而今凭空多了个来自外面世界的小师弟,心中庆幸,恨不得多年来无人可说的话一股脑儿全灌给他倾听,也不管这小师弟是乐不乐意,倒是只顾着自己讲了。

  “但是有些主峰啊,根本没有景色可言,那乌鸣峰,不就是个太阳看着大了点,升的早了点,落得迟了点吗,整天热哄哄的,山峰上尽是些脾气暴躁的男弟子,我都不爱去。”

  “还有那个玄剑峰,就山脚下和山顶黑石上各刻了一把剑和一些字嘛,还是我看不懂的东西,一点意思都没有。”

  她闭了一会儿眼,又忽的睁开,长长的睫毛拂动冬的冰风,露出一双晶莹闪亮的大眼睛来,似乎中间带了世间上所有光彩。

  “还有那个灵凝峰,满山都是古怪石头,刻了什么鬼神嘴脸、莫名符号的,放的乱七八糟的,我看着就不舒服。”

  夏朵儿今日穿了一件鹅黄色衣裳,侧坐在床边上,两只小脚前后搭着,不时来回晃动,淡淡素雅的浅黄色裤脚伴着轻风低鸣,悄悄与那见世不多的少年心一起,推开了易道然的心房。

  易道然静静地看着眼前师姐,在这里都快十天半个月了,他与这夏朵儿熟悉自不必说。

  每次夏朵儿来看望他送饭给他,两人都是聊聊天讲讲笑话,时日一久,他竟然感到了一丝久违的温馨关怀的感觉,和那个蓝田古镇的小小的家中一样。

  不过夏朵儿却是不知道易道然心里想着些什么,可能是感觉脖子处不太舒服,扶了一下在脖颈后打着蝴蝶结的粉红挂脖带子。

  不经意间的动作带了少女不沾凡尘的清纯,更是隐隐带了几分青春性感,牢牢吸引了眼前那个男孩。

  “这八主峰中,我就就两个没去过,一个是首峰化境峰,那个首座掌门比那沧镜峰的大长老更小气,平时压根儿就不允许弟子上去,连着议事殿什么的全给建在半山腰上了。”

  “我上次用了好久才到那峰半山腰,眼看着就要到峰顶了,却是被看守的那个大胖子拦住了,我和他好说歹说,怎么也不让我过去,真是个木头脑袋。”

  讲到这里,夏朵儿心中不悦,撅了下嘴,但在易道然眼里,却只看见了满眼的可爱天真,真可谓“情人眼里出西施”。

  “你就没进去过?”易道然倒是有点小小惊讶,这么古灵精怪的小姑娘要是真的乖乖的听了那守卫的话,那才奇怪呢。

  “我想求人不如求己,就偷偷绕开了那守卫,到了另一边陡峭山壁上,想换个办法上去的,没想到才上去没几步,竟然又有弟子御剑横空,欲要发动法宝剑器,还好我穿着门人装扮,他便没有出手,只是把我拦了下来,我没有办法,只好回了家。”

  “竟然防守那么严密?”

  夏朵儿点了点头,“嗯,我当时也感到奇怪,就在晚上用饭时问了爹娘长辈,为了这事儿我还被爹娘数落了一顿,后来我才知道我运气好,不然说不定就没命回来了。”

  易道然被吊起了胃口,这故事这么扑朔迷离,真可以和路边村口那说书先生一较高下了,“那主峰上有那么危险?”

  夏朵儿翘起了嘴巴,既是无比钦佩又是有些后怕,“那是,我们化清门的防备,可是厉害着呢。

  “父母告诉我,那首峰上设置了一个巨大法阵,是师祖一清道人设的,叫什么“万象归一阵”,很大气是不是?”

  “若是强行飞上去,可是会吃大亏的,自从设了这个阵以来,再也没有人敢大举进攻我们化清了,不过这么多年来,我是一次也没见这阵法动过,据说只在好久好久以前开启过一次而已。”

  “门内传说,这个阵法一开,那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不光天空中群星光耀汇聚,而且地上诸多灵气也随之响应,集了天地间无数精华灵气,震慑万物,封灵诛恶,制邪伐贼,不在话下。额…讲了七个了,还有最后一个啊,就是那个被列为禁地的参生峰了…”

  易道然心中忽然一个机灵,这阵法竟然如此厉害,既然能封灵诸恶,那凶兽也算是通灵异兽,必在此列。

  自己如今实力尚且弱小,若是修道无力,也可用些良策,引这凶兽来这化境峰下,那必能得偿夙愿!他在心中悄悄埋下了这颗种子。

Categories:

没有回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