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皮尔斯:yesterday once more 昨日重现

  PS:原发表于虎扑体育凯尔特人区

  当我再一次试图静下心来,罗列出旖旎的定语,恢弘的数据,以及忧伤却不忘恶俗鸡汤式转折的标点符号,从而编织出一篇关于“保罗·不世出·你有好好了解真理么?他从来都不是二流球星·皮尔斯”的洗地文之时,所希冀的结果无非就是你们的一句“哇,皮尔斯好牛逼!”,再或者也不乏另一种可能:凯区某妹子因为这篇文章而爱上乌鸦大大,继而“一发,不可收拾”。

  好吧,至少在现在看来,的确是自己想多了。

  15年的凯尔特人生涯,保罗·皮尔斯这一路走来,徜徉在镁光灯下摆出那无邪笑容和剪刀手POSE的镜头似乎少之再少。你很难并且一己之力让他成为广大中国球迷的宠儿,甚至成为虎扑话题区的宠儿都难于登天。人们更愿意记住那样貌俊朗,得分如麻的科比大神抑或高频率出现在蛋疼的“你不看篮球所以不知道…”如此这般历经万劫感悟人生的相册中的1号。鲜有人会去关注这个34号职业生涯的总得分已经悄然超越拉里·伯德,再或者15年凯尔特人的光景,足以媲美那个每场奔袭48分钟而不知疲倦的约翰·哈弗里切克。

  可能,多年以后,所有关乎皮尔斯的记忆,仅仅是我们后辈口中的一句“他被砍了11刀”。

  但,至少作为一个凯尔特人球迷,我会在此时激动地接下话茬:对,这就是令你老爹我当年魂牵梦萦的男纸。因为过度痴迷于他的比赛,导致你现在缺少很多同父异母的兄弟,孩子。

  于是,我想起前几天看到的一句话:某些人物,他们不自觉的标记着你生命某一段最珍贵的神秘经验。他们形散四处,你不以为意,像存放在不同张早已停用存折里那些永不会去提取的零头。

  保罗·皮尔斯和凯尔特人所标记于我的“神秘经验”便是——他好像只会教会男人们应该如何去战斗,我们的热血应该洒到哪里,你甚至不用思考仇恨是如何埋下的,要怎样才能消弭这些。驱散一切旁骛,让你的对手看看人性最简单狂野的地方,他们是如何嘲笑你的,你就如何拾起嘲笑狠狠地砸向他们。

  嗯,大概就是这样。

  加州,英格伍德市。要知道这可是洛杉矶球迷盘踞的地盘。大环境对个人的影响不言而喻,正所谓:近湖者铁(好吧,原谅我不合时宜的笔误),保罗·皮尔斯打小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紫金球迷。

  可惜身材过胖,更多的时候他只有坐在电视机前扯着嗓门,威震地板的份,其他的时候,他基本上都是被周身的脂肪所震喝住,动弹不得。除此之外,更令人心寒的是,他有两个哥哥,且都是体育方面的好苗子,因为运动特长获得校方奖学金的那种。

  倘若在你15岁那年就拥有178cm的身高,95KG的体重,东瀛人会告诉你相扑手是个备受尊敬的职业;英国人会打趣着和你讨论着那部1925年国产动漫的COS问题(维尼小熊,1925年原产于英国);而某朝的喷子们则会义无反顾的把你体态间所流淌出的蛋蛋忧伤爆出翔来。不过,好在彼时的保罗·皮尔斯身处大美利坚共和国,他遇到了良师斯科特·科林斯,并且顺利进入当地的英格伍德高中篮球队。

  美好的故事背后都藏着陆琪大叔酿好的一锅鸡汤,用来安慰命运乖舛倏忽而至后你那颗受伤的心灵。保罗·皮尔斯有幸品尝到了,入驻篮球队一个月以后,他因为身材原因被教练剔除校队。但,转折并未就此结束,痛下决心的皮尔斯开始努力减肥,不久以后,在家人的求情下,保罗·皮尔斯重返校队。再到高二的时候,一切趋于向好的事态发张,因为对内主力队员接连受伤,皮尔斯获得了上场比赛的机会,就此拉开“你们嘲笑我胖,我可怜你们没有球商,我为自己代言”的道路,凭借在高中联赛中连续5场20分的表现奠定了校队主力的位置。后来的高二暑假,长了接近20公分,已然成为英格伍德的英雄人物(是不是所有屌丝逆袭的例子都要加上一个长了20公分?这和当年皮蓬决心进入NBA的缘由何其相似),高中最后一年皮尔斯以平均24.5分、11.5个篮板与4.0次助攻的全面成绩,成为加州的年度最佳球员,同时也入选了麦当劳全美高中明星对抗赛。与当时KG,VC并称为全美最好的3位锋线之一。

  再加一句,英格伍德高中的主场球衣是绿色的。

  好了,女士们,先生们,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足以证明皮尔斯与“冠军”“殊荣”这类词汇,上辈子没有做到500次的回眸。

  麦当劳全美高中明星对抗赛,皮尔斯卯足了劲砍下了全场最高的28分,但MVP却被全场得到18分11板的加内特夺走。而接下来的扣篮比赛,他遇到了文斯·卡特…#@%$?!^&*(*!!!

  上了大学后悲剧色彩就越发浓郁了,大二踌躇满志的保罗·皮尔斯率领堪萨斯打出31胜1败的战绩进军NCAA季后赛。在进入NCAA季后赛之后,皮尔斯在前两场比赛分别拿下19、20分,帮助堪萨斯大学以平均14分的胜分进入甜蜜十六强。而接下来,堪萨斯大学十六强的对手是由麦克·毕比所领衔的亚利桑纳大学,一场鏖战下来,堪萨斯最终以82比85输掉了比赛。赛后皮尔斯失望至极,面对着媒体几乎哭泣,不成熟?!嗯,我的意思这为他一年之后的NBA选秀大会上的滑落留下了伏笔。

  熟料到了大三更加悲剧,堪萨斯按照故事尿性杀入NCAA季后赛后,却意外输给了名不见经传的罗德岛大学,对于失利,作为领袖的保罗·皮尔斯难辞其咎,全场比赛仅得到8分。

  所以,如你所见,大二失利后的几近崩溃以及大三失利后的难辞其咎,无疑是保罗·皮尔斯1998年NBA选秀意外滑落的最大原因。可能还有一点,年轻人盛气凌人的个性,选秀前,皮尔斯曾放出豪言:非选秀前三的球队不试训。

  即便如此,光是陈列在堪萨斯大学荣誉室那件保罗·皮尔斯的球衣就足够令后来那些手持高顺位的球队好好后悔一阵了。好吧,其实我想说的是堪大总共才成列3件球衣,其余两件是丹尼·曼宁(NCAA冠军)以及威尔特·张伯伦——咳咳咳,在此请允许我清理下喉咙,准备好好嘲笑下1998年NBA选秀大会上那些愚蠢的选择吧。

  第一位:洛杉矶快船,奥拉罗坎迪。至今我还是无法熟练的念出这厮的名字,以及当时他大二才接触篮球的背景???

  第三位:丹佛掘金,拉弗伦茨。皮尔斯大学校友,坐拥211的身高却因为有一手好的三分球,就早在大二的时候就成为媒体口中的红人?嗯,媒体们的数学老师绝对不是体育老师教的,他们深知211>198的道理。

  第六位:达拉斯小牛,最终受害者——密尔沃基雄鹿,罗伯特·特雷勒。哇,98年,那是一个坎普和贝克都没赘肉的年代,嗯唯一的胖子是奥尔尼?所以…?

  ……总之,历经总总不幸,保罗·皮尔斯意外滑落第10位,吾凯像极了一个屌丝接盘手,接过了这个好似“哎呀,我们都知道她长的漂亮,但不够脱俗,不够标新立异”的白富美——保罗·皮尔斯。

  我记得1981年的时候,拉里·伯德在他一次训练的时候被媒体拍了全程录象。后来录像公诸于众,人们惊异于他绕着圈踩着点不知疲倦的练习中远投,与此同时,投进的每个球不只是投进,而且涮筐,自己才会跳到下个投篮点。

  这种近乎苛责,发泄式的训练方式,似乎在新秀时期的保罗·皮尔斯身上也得以体现。皮尔斯会沿着三分线依次投射三分,并且在每一个三分球入第后都高喊出排在自己选秀顺位之前一个球员的名字…

  还有一点。无论这种近乎苛责,发泄式的训练起因几何,最根本的原因不过是一个球员对篮球本身的热爱,再加上波士顿当地厚重的篮球底蕴的熏陶,渐而衍化成一份对“篮球与这座城市本身之间”的情感桎梏。

  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海因索恩从球员到教练再到解说员始终贯穿于这座城市;而被席梦思大神称作“波士顿情节最忠实的拥趸”的考恩斯,当球队高层准备交易好基友西拉斯的时候,本应愤怒离开,却最终无法割舍波士顿情节从而选择了做一名波士顿当地的出租司机;70年代晚期和80年代早期,即便是哈弗里切克退役之后,每年4月8日他的生日凯尔特人都有个惯例,每年的这一天,哈弗里切克都会和凯尔特人的队员们一起上一堂训练课。哈弗里切克在他39岁、40岁、41岁甚至更久以后,向人们证明了他还能打球;是的,皮尔斯对篮球的热爱同样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他收看ESPN经典赛事回顾,在他还很小的时候就喜欢收集NCAA和NBA的大哥哥们一个个帅气无比的庆祝动作(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这厮庆祝动作总是那么的不拘一格)他关注所有与NBA有关的“SportsCentury”节目,他留意TNT频道巴克利和肯尼史密斯的节目以及其他一切与篮球有关的东西,而他对于凯尔特人的忠诚还用赘述么?好想想05年他当得知球队将要把他交易到波特兰时的反应吧。

  1973年季后赛,凯尔特人遭遇老对头纽约尼克斯的阻截,前2场双方打成平手,第三场,哈弗里切克在一次掩护争抢中緾到戴夫·德布斯切尔和比尔·布拉德利之间,撞伤右肩,严重的伤势使得哈弗里切克不得不伤停一场。但,在第5场,右肩仍然不能着力的哈弗里切克投中了6球,得到18分。(有4个球是左手)为凯尔特人赢得最后一丝生机。

  1976年,哈弗里切克又在季后赛刚开始的时候扭伤了脚,所有的人都看到哈弗里切克在摄影机手推车上穿过走廊:他的左足底韧带(连接足弓的结缔组织)撕裂,这是一种非常疼痛的撕裂伤,当时的常规治疗方案是每天把脚浸在冰中三个小时,他仔细思考后认为如果一天三小时不错,那一天六七个小时应该有双倍效果,他准备好去做一切能把他带回场上的事。于是他一边拎着从便利店里买来的大洗碟盆,一边奔走于季后赛的赛场上。总决赛对阵太阳的第5场,他甚至忍着伤痛打了三个加时,最终不屈的意志帮助我凯拿到又一座奥普莱恩杯。

  1978年被凯尔特人选中的拉里·伯德,回到大学打最后一个赛季,因为已经有了至少50万美金的年薪担保。所以从小地方出来的他觉得自己有钱了,牛逼了,于是每天见人便自吹“老子是50万美金手指”。有次训练,50万美金手指脱臼了。他找队友“帮我接上。我想再练会儿。”队友不敢,他就自己咔嚓一下接上了,继续练。

  1988年东区半决赛,伯德对上威尔金斯,患着严重支气管炎的伯德在最后一节狂虐20分,全场得到34分,帮助我凯取得胜利。

  如你所知,按照故事——“吾凯球员好似对一切伤病免疫”的这个尿性来看,放诸于保罗·皮尔斯身上亦是如此。

  2000年酒吧身负11刀,其中一刀穿透他的外衣,捅进他的身体15厘米有余,而最严重的一刀穿透了他的腹部和横膈膜,刺进了他的肺部,在医生抢救的时候发现,其中的这一刀距离心脏仅差0.025厘米,只要再稍稍用力,皮尔斯必死无疑。但奇迹发生了,皮尔斯遇刺后3天出院,18天后重返训练场,40天后开始了2000—2001新赛季的征程。并且一举成为25.3分的超级得分手,一个赛季总共得到2071分,成为了自1988年的拉里·伯德以来首位赛季总得分超过2000分的凯尔特人球员;2002-2003赛季皮尔斯在吾凯对阵太阳的比赛被小厮打掉2颗门牙,后来他紧急带了个牙套就继续投入比赛;而,2008年总决赛第一场对阵湖人,第三节受伤后,王者归来的戏码更是历历在目:受伤回来后的皮尔斯对队友托尼·阿伦只是说了一句“我回来了,我们冲吧,干掉LA!”然后,连续打进2粒三分球,单节15分,命中率更是达到了惊人的5中5。

  下面,让我们进入“神经病儿童欢乐多”这个环节。

  鉴于儿时乡村的坏境给哈弗里切克带来了从小就学熊孩子漫山遍野奔跑的习惯,所有我们看到了1969年总决赛吾凯夺冠通宵PARTY后,第2天依然早起做了两个小时候俯卧撑的永远不知疲倦的哈弗里切克。而他将过膝长袜,古龙水,滑石粉等一干私人物件长期放置于高处的举动同样令人费解。

  而拉里·伯德公然调侃RED的那句“So you are overpaid……”更加广为人知了。1984年总决赛第七战,凯尔特人夺冠。伯德与红衣主教志得意满,并肩接受采访。主教与记者对答“您对比赛有什么好说的吗?主教?”“噢,没有没有。你看,我没出场,我得了0分。你应该问那些在比赛中得分的家伙。”“可是,难道不是您把那些分数的人都招来的吗?”当红衣主教正为这句恭维的话而仰天大笑时,被他在软式网球和壁球赛场上蹂躏多时的拉里·伯德转过身来,抖出了这句精妙绝伦、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又恰好挠到主教痒处的冷笑话。

  那么保罗·皮尔斯呢?

  十几年如一日,带着绿色的发带,双眼散发着比他那平时穿衣打扮更具槽点的呆滞目光,以及——间歇性诡异的笑容。

  好吧,当你看到下面几条时,请托好自己的下巴。

  阿泰禁赛后,因为多年的恩怨情仇终于告一段落(阿泰扯皮尔斯裤子,皮尔斯回敬三分;04年季后赛,命中率不足35%,失误更是高达6个之多),皮尔斯按耐不住心中的狂喜,一脸遗憾的揶揄道:阿泰斯特被停赛了?他好可怜,我要去买他的专集。

  2007年,皮尔斯去切尔西玩,记者问他对即将来美国淘金的小贝的看法:“我不太了解他,但我觉得他不值2.5亿的收入,没有体育明星能值这个价。”以及,自己和德罗巴拍照期间,切尔西队长特里上前示意友好,皮尔斯愣愣的问了一句对方:你是谁?

  然而,众所周知,皮尔斯热衷流连于PUB,一个很著名的故事:一个凯尔特人的工作人员在酒吧里走遇见了皮尔斯,准备上面和他说话,但,接下来皮尔斯就打断了他,说道,“如果你不是XX,那你就不能让我XX,我不想和你说话。”

  所以你看,似乎每一个凯尔特人在强大自信心的包裹下,他们所脱口而出的每一句不加修饰的话,每一个足以令人惊呼“我艹”的举动,在他们看来都无比平常。他们不需要刻意去压抑什么,他们似乎更乐意于观众分享自己的怪癖,他们是如此肆无忌惮到可爱。

  纵观保罗·皮尔斯的职业生涯:从早期遇刺事件后给我们以及联盟的冲击(02年带队杀入东绝)再到05年季后赛,肘击汀斯利后被罚出场,摇晃手中球衣,绑着纱布出现在赛后新闻发布会的不冷静行为,几乎成为了波士顿球迷的众矢之的;后来的06年2月疯狂对阵LBJ50分,对阵KB39分,以及一周的准绝杀的表现,又让席梦思相信了爱情;但尔后接踵而至的RP败尽也是致命的,07赛季我凯#@……%&?!;最后光芒终于在2008年照进了波士顿…也许也正是从2008年夺冠开始,我们才真正的开始审视保罗·皮尔斯,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一如他性格里许多莫名的小情绪,他的职业生涯经历了太多的波折,以至于无限期的循环享受被大多数球迷:瞩目,遗忘,再瞩目的过程。

  然而,真正的生活莫不如此:生活经过庸碌的打磨和光怪陆离色彩的洗涤,留下的仅仅只是那一份笃定的,简单的,别人无法规劝,无法夺走的,自顾自的,对梦想的认知感。经历过的曲折,不遂的路径,也许是他人看扁你的理由,但同样也一定是你坚持下去的动力所在。

  所以,世间种种,无非一句“once again”。嗯,我想,波士顿凯尔特人这15年来之于保罗·皮尔斯亦是如此。

Categories:

没有回应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